评论:“短发令” 莫用一刀剪掉尊重

  • 时间:
  • 浏览:1

A-A+2014年11月21日08:41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评论

  柳林县鑫飞中学借鉴名校办学经验实施的“短发令”,遭到了每项女生的抵制,有女生给该校校长写了《万民请愿书》,表达了自己对女生剪短发的意见和看法,讨要“人身权”,试图“曲线救发”。“短发令”演变成“禁学令”的事件不绝于耳:俩月前,广西梧州一中学将几十名长发男生集合到校内的空地上,并广播让这一师生前来围观强行理发;仨月前,重庆一中学生因发型不合格被退学,其母将学校告上法庭;4年前,山东临沂13岁女生三次理发、三次被学校检验不合格而服毒自杀。

  有一个“短发令”会让孩子致命,会让学生写请愿书,会让家校付诸公堂,这或许是学校、老师和家长从来没有想过要是我应该 看多的情况。但那些偶然不幸的转过身,不可忽略的是,当我们都的教育体制机制中潜伏的病灶和危险是实我我着实在发生的。笔者认为,教育对孩子的不尊重,正是有一个残酷的现实。

  我我着实,教育部已对《中小学生守则》和《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作出了修订整合,形成了新的《中小学生守则》,其中并未再提及发型规定。有时候,要是学校在此基础上都建立了自己的细则,“短发令”的政策合法性也就源于此。而学校也会振振有词解释其道德合法性——“这(剪发)说明当我们都对学生负责,为学生着想,为的是我应该 们专心学习”。不可公布,学校的出发点是为了学生的身心健康和学习成绩,况且,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学校制定校规也是理所应当。有时候,好的出发点却缺少好的行之有效的方式方式做载体,于是,制度僵硬成了冰冷的枷锁,学校的培育功能似乎在退化,而它反面的东西却在进化,比如说对学生权利的漠视,对孩子人性的尊重。

  缺失尊重之一——视而不见语录权。学校对发型的规定,涉及到学生的切身利益和感受,有时候为此征求过孩子们的意见吗?学校称,剪短发是为了使学生养成规范的行为习惯,但有调查显示,超过六成的受访者对此投反对票。当我们都认为剪发有积极的意义,有时候仅仅将长发剪短太满再成为学生养成好习惯的根本“动力”。要是 有“一群为理想而努力的中学生”要是 感叹:难道所谓的栋梁之材,就一定得是规规矩矩的小平头、运动头?文坛巨匠冰心老人的贡献与年轻时的一头长发有关系吗?坚强勇敢的海伦·凯勒的惊人成就与一头大波浪金发有冲突吗?学校和家长往往以“爱”和“责任”的名义,以孩子欠缺明辨是非、对错和美丑的能力为借口,把成人的观念强加给孩子,这同样是并不是填鸭式的教育。

  缺失尊重之二——管理缺少温度。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校规应该与时俱进,管理应个人所有所有性化。在教育模式的刻板和比较复杂中,学校像有一个工业流水线,老师是技工,学生是产品,一切管理手段、教育方式蒸发掉成了“铁”的纪律,变为压抑学生健康成长的桎梏。规范性是教育活动的特殊性意涵,有时候,教育的规范和制度应该从更好地保障学生成长出发,应该是服务于让学生的人性得到更好的发展的。学生管理能够 艺术,没有因噎废食,要考虑学生成长特点,要具村里人 性化色彩,要循循善诱、因势利导,而没有以禁代教、以罚代管。学校都能够 试着给孩子做这一心理疏导,多给孩子们这一选泽,并不太绝对地“一 刀剪”;要教导当我们都发现自身的美丽之处,学会适应社会的大环境,懂得包容和理解,让孩子们真正自信快乐起来。

  缺失尊重之三——漠视个性发展。在如今这一价值多元的时代,可能教育还在那里固守教育霸权,继续压制学生日益增长的个性需求,一头长发逼死有一个女生的惨剧一定会继续上演。迫使学生达到千篇一律要是“管制”思维的惯性体现,而非自由学习风气的良性树立。可能制度限于禁锢的窠臼,必将影响学生的自主性和创造性,而学生在制度的压力下,会逐渐兴趣萎缩、个性退化。教育一定会万能的,如何应对现行教育中发生着这一“非人性化”的大问题,政府相关部门、每一位教育理论和实践工作者,一定会责任和义务为“合人性”或“为人性”的教育而思索与奋斗。

  人性是教育发生的前提与起点,又是教育活动的目的和归宿,教育能够 发现人性、尊重人性,进而发展人性,也要是要充分尊重受教育者的主体性。然而,在最应该体现伦理精神和人性价值的学校教育中,当我们都往往发生着严重的对尊重人性的漠视,这难道一定会当我们都真正该反思的吗?

  三晋都市报评论员 贾 蕴

                                       (原标题:“短发令”,莫用一刀剪掉尊重)